债券违约两年后,这家大型券商罚单落地!

债券违约两年后,这家大型券商罚单落地!
债券违约两年后,这家大型券商罚单落地!未勤勉尽责,这些券商也因”债”遭罚业务违规者,虽远必究。5月6日,福建证监局官网挂出一份开给国泰君安的警示函。作为14富贵鸟的承销机构和受托管理人,国泰君安被认定为未勤勉尽责。福建证监局要求其引以为戒,在开展业务时恪守勤勉尽责义务,提升合规水平。早在2018年4月,14富贵鸟即发生实质性违约。作为曾经在港交所上市的民营服装皮鞋生产商,富贵鸟在2019年8月摘牌并被泉州中院宣告破产。富贵鸟及其时任董事长也被上交所实施通报批评的纪律处分。2018年11月,国泰君安曾于将林和平告上法庭,要求其履行连带担保责任,以个人资产清偿到期债务。根据国泰君安受托管理报告,林和平承担偿还债务的责任得到了法院的支持。不过,今年4月14富贵鸟发布向债权人支付分配款的公告,清偿比例仅为1.8096%。事实上,虽然债券违约并不与主承销商未勤勉尽责划等号,但回顾市场上较为知名的债券违约情况来看,主承销商往往“在劫难逃”。回顾来看,已有多家券商“因债遭罚”。债券违约两年后,券商被罚在2018年债务违约的高峰期,即便是头部券商也难免踩雷。在14富贵鸟违约两年有余之际,主承销商国泰君安终于迎来了监管的处理结果。5月6日,福建证监局网站发布《关于对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福建证监局指出,国泰君安作为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发行2014年公司债券的承销机构和受托管理人,在尽职调查和受托管理过程中未严格遵守执业规范,未能勤勉尽责地履行相关责任。基于此,福建证监局决定对国泰君安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此外,证监局要求国泰君安应引以为戒,在开展业务时恪守勤勉尽责义务,严格遵守职业规范和监管规则,加强业务质量控制,提升合规水平。根据《公司债券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为公司债券发行提供服务的承销机构、资信评级机构、受托管理人、会计师事务所、资产评估机构、律师事务所等专业机构和人员应当勤勉尽责,严格遵守执业规范和监管规则,按规定和约定履行义务。早在2018年4月,14富贵鸟即发生实质性违约。在此次国泰君安遭遇监管函之前,2018年9月,福建证监局已对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华振及4名注册会计师先行开出警示函。彼时,福建证监局指出,毕马威华振在执业中对富贵鸟2014-2015年财务报表审计函证方面存在缺陷,多笔定期存款未函证是否存在是否被质押、用于担保或存在其他使用限制,也未在审计工作底稿中说明未函证的理由。在中介机构外,富贵鸟公司本身也多次被监管点名。2018年9月,由于未及时披露2017年公司债券年度报告,福建证监局对富贵鸟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由于涉及14富贵鸟和16富贵01两只债券,沪深交易所均对富贵鸟公司及责任人林和平等人予以通报批评。首次分配清偿1.8096%回顾14富贵鸟的违约来看,2018年4月23日,14富贵鸟本应兑付回售本金6.52亿元和第三个付息年度的利息5040万元。然而,当日富贵鸟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前期存在大额对外担保及资金拆借、相关款项无法按时收回,公司无法按期偿还应付本金及利息,担保人林和平也未能履行担保责任,14富贵鸟发生实质性违约。14富贵鸟的违约并非没有预警,在违约之前,其债券评级已不断被下调。2018年2月,国泰君安也曾发布公告称,富贵鸟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及资金拆解事项,截至2018年2月28日,富贵鸟资金拆借金额合计至少42.29亿元,相关金额很可能无法收回,可动用的活期存款及现金不足1亿元。彼时,中金固收曾发布违约点评报告称,14富贵鸟违约除了由于行业景气下行导致盈利恶化外,更是与其自身与关联方资金往来占压及违规担保、财务报表及信息披露质量不佳、内控管理存漏洞等问题有关。后续如果其他应收款无法收回,公司存在较大资不抵债风险,债务违约后回收率不乐观。2019年5月,在上交所对富贵鸟及林和平予以通报批评的决定中,14富贵鸟的违规之处也得以曝光。上交所指出,富贵鸟未能于2018年4月按照约定履行14富贵鸟回售义务,但一直未能制定债券信用风险化解和处置预案并启动实施。并且,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于2016年8月向富贵鸟书面提出,富贵鸟可能存在以整存整取户存款存单质押方式为富贵鸟集团的一笔港币8亿元的贷款提供担保的情形,并就相关事项涉及的合规风险向富贵鸟董事会进行提示。但富贵鸟于2016年8月31日披露的2016年半年度报告中仍称无担保事项,与实际情况明显不符。此后,2019年8月,富贵鸟的上市地位被正式取消。同月,经泉州中院裁定,驳回富贵鸟管理人关于批准重整计划草案的申请,并终止富贵鸟重整程序,宣告富贵鸟破产。泉州中院称,富贵鸟股份重整计划草案经两次表决,均未获得通过,且同意票债权人代表的债券额比例偏低,故该院对管理人提交的重整计划草案不予批准。时间转到2020年,14富贵鸟的债权人清偿情况如何?4月2日,富贵鸟发布《关于向“14富贵鸟”债权人支付分配款的公告》。前期,国泰君安曾代出具书面授权的14富贵鸟债券持有人进行债权申报,合计持仓面值约8亿元,涉及63家债权人的63笔债权,经泉州中院确认8.68亿元普通债权。在此次分配中,14富贵鸟的债券持有人共获得1570.27万元的派付资金,派付比例为1.8096%。目前,14富贵鸟尚未就第二次分配发布公告。多家券商“因债遭罚”虽然债券违约并不与主承销商未勤勉尽责划等号,但回顾市场上较为知名的债券违约情况来看,主承销商往往“在劫难逃”。2019年11月,此前曾引起市场轩然大波的“五洋债”违约有了新的处罚案例,主承销商德邦证券因存在未充分核查五洋建设应收账款、对投资性房地产未充分履行核查程序、未将沈阳五洲投资性房地产出售问题写入核查意见三大问题被证监会认为未勤勉尽责。在行政处罚之外,因债券发行中存在瑕疵或未尽责履行受托管理职责,主承销商们遭遇警示函的情况更是时有发生。2019年9月,颐和地产未能按时偿付“17颐和01”和“17颐和04”的债券利息及本金,构成实质违约。2019年11月,广东证监局称在对颐和地产进行现场检查时对川财证券进行延伸检查。由于川财证券未采取有效措施督导发行人披露重大诉讼、股份质押等情况,未勤勉尽责履行受托管理职责,广东证监局向其开出警示函。同样,在“17三鼎01”发生违约之后,2019年12月三鼎控股及责任人员遭到浙江证监局的警示函,理由是三鼎控股募集资金用途信披不真实。国融证券作为受托管理人,也同样接到一张警示函。在2018年债券违约密集出现之后,市场对于“常态化”违约已见怪不怪。Wind数据显示,2019年共有182只债券违约,违约金额1476.04亿元;2020年至今,已有50只债券发生违约,合计金额达到643.63亿元。在债券违约“常态化”之际,对中介责任的压严压实成为共识。2019年12月,易会满在全国法院审理债券纠纷案件座谈会指出,债券违约风险防范化解迫切需要各方共同努力,尤其要通过畅通法治化渠道,形成纠纷化解合力,加快处置债券风险。证监会将按照会议精神积极履行监管职责,压实债券发行人和中介机构责任,加大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惩戒力度,改善债券市场发展环境、提升资本市场治理能力。